当前位置: 首页 > 亚博888娱乐网站 > 文章

第三十四章 老祖奶奶司礼监最新章节

2019-07-04

第三十四章 老祖奶奶司礼监最新章节

从那院子出来后,魏良臣东拐西拐终是摸到了左安门外。 看到大路那刻,他才心里一松,就如被困在笼子里的鸟儿,突然飞上蓝天般。 常在河边走,哪有不湿鞋的,以后还是得加强警惕,避免再次上当受骗。 不过还好,破财是破财,却无意间搭上了老祖奶奶这条线,也算是因祸得福。

老祖奶奶客印月何等人?那可是连良臣二叔都得巴结的女人,要没这女人,良臣二叔又哪里能成为什么九千岁。

据说,这女人是二叔的对食,还是天启帝朱由校的性启蒙“老师”,关系比之当年成化帝和万贵妃都铁。 眼下是万历三十七年,离朱由校登基还有十一年,要是自己费些心思,讨了这位将来的老祖奶奶欢心,提前给二叔拉上红线,是不是能让二叔未来少些曲折,少走点弯路?良臣觉得这法子不错,自己不是读书的料,虽说有志于从军,但没有背景后台的话,怕是从军之路也是坎坷。 印象中,现在边军最强势的就是辽东,辽东又是李成梁的地盘,这老头现在估计七老八十了,已经有点无法控制局面。 反观那河西虏老奴哈赤现在正值壮年,一方垂垂老矣,一方朝气逼人,良臣寻思他人微言轻,就是去了辽东,恐也难阻止满虏崛起,弄不好还得把命丢了。

风险系度太高,兵法云,扬长避短。

良臣最大的优势除了是未来九千岁的亲侄外,还知道历史的走向,知道将来那些大人物之间的关系,知道会发生哪些事情,所以不妨利用这一点,好好帮二叔谋划一番。

哪怕不能让二叔提前成为九千岁,但能让他在宫中混个大珰的话,对良臣也是好处多多。

别的本事,良臣没有,狐假虎威的本事,却无师自通的很。 少面有人,少奋斗若干年啊!有了这念头,良臣顿时精神一振,对那两自宫倒霉蛋一点也不恨了,反而很是感激。

若没他们这一出,他又怎能搭上老祖奶奶,怎么想到提前帮二叔牵红线呢。

话说回来,以后还是要管住小弟弟才行,不能一时性起,尽做些没品的事。 嫖五个铜板的鸡,这事怎么说,都是相当没有逼格的。

我堂堂小千岁,也不至于这么掉价吧?自嘲了一番后,良臣摇了摇头,摸出没被搜去的地图看了看,然后向城门走去。 说实在的,要不是今儿和侯二成了难兄难弟,良臣估计会郁闷好几天,因为这事实在是憋屈,且有苦难言的很。 只恨小本本也叫那两倒霉蛋收了去,不然,良臣现在就会给他们记上一笔。 日后好叫他们知道小千岁的厉害!………..左安门没有税关,百姓可以直接由此进城。

良臣到城门口时,就看到里外最少百来个“自宫白”团在那,有行乞的,有做“中介”的,有摆摊的,更多的却是和先前那两倒霉蛋一样,做些坑蒙拐骗的勾当。 行有行规,规有规头。

良臣注意到,这些“自宫白”是由一个个小团体构成,相互之间如有默契般,井水不犯河水。

每个团队都有一个主事的,要么看着凶相毕露,要么就是一脸深沉的样子。 城门附近有值守官兵,似乎是五城兵马司的,不过兵马司的人根本不理会这些“自宫白”,任由他们在城门内外拉客宰客。 有时,甚至还充当帮凶。

当地的百姓对此都是见怪不怪,一些客商更是常和这些人打交道,但见围了上来,便打发些铜板,免得叫他们纠缠上。

一些不明内情的被“自宫白”们缠上,结局多半和良臣一样,不破财消灾不行。 要说管,顺天府不是没管过,但每每都是小打小闹,无法除根。

原因便在于左安门这一带是“自宫白”的集中最多的地方,人数多达数千人。 管得了一时,管不了一世,况谁知道这些“自宫白”什么时候就被招进宫中,摇身一晃成了“公公”?故而,顺天府这边,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只要不闹得太出格,就由着“自宫白”们去了。 说起来,也都是可怜人啊。

……..不知道魏良臣是真的衰,还是长得衰,反正路上又被几帮“自宫白”盯上了。

要是没先前那一出,良臣多半还要上当。

现在,则是唯恐避之不及了。 他是跟在一队运货马车进的城,进城之后,良臣隐约感到后面似乎有人在跟着他。 但他没有试图回头去找出跟踪的尾巴是谁,因为他敢肯定,那两自宫的倒霉蛋铁定会有一个跟着他。 换作摆仙人跳的是他,良臣也不会真就放心的。 派个人跟着受害者,发现不对,也好即时撤退。 世间事,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。 良臣装作不知被人盯梢,沿着地图所示往内城走去。 沿途有两次还走偏了道,问了人后才找到正确道路。 这让良臣骂那绘图的之余,不禁又从中发现了商机。 没吃过猪肉,也见过猪跑。 前世见过那么多精密地图,良臣有信心只要在京城呆上几个月,自己就能绘制出一幅绝对合格,甚至远超这个时代的地图来。

到时请印刷行的印出来,在北京各大城门发售,想来生意肯定不会差。 只是,良臣不清楚这种地图官府会不会禁,毕竟,手绘草图和精细地图性质不同,“杀伤力”也不同。 没弄清楚官府在这一方面的具体限制前,良臣不敢乱来。

良臣是从崇文门进的内城,这座城门很有名,只是此门现在并不是伪清时期的税关,而就是一座普通的、承接内外城的城门。 和城郊结合部的左安门相比,崇文门不但更高大,而且更加热闹。

大小商贩,车水马龙,城门内外,人头攒动,沿街商铺,叫人眼花缭乱。 城外还有条护城河,河水清滢,河上架有桥梁,河中游有画舫。 良臣站在桥上时,还能看到画舫中有漂亮姐儿,他猜测这画舫多半和南京秦淮河上的一样。 想到秦淮河,良臣自然就想到了秦淮八艳,心中一荡,甚是向往。

明朝的审美观和后世没有区别,不是以胖为美,就良臣这一路所见,稍有姿色的,多半都是苗条型的,这点,最是合他意。 无论前世今生,良臣不好“肥肉”,虽汁多味美,奈何实在是吃不下啊。

护城河两岸还种着树木花草,远远看去,绿柳迎风,红花邀月,秀丽非常。 果然是天子脚下!良臣赞了一声,却不敢多看,找人问了路,便急急向北边走去。

崇文门在内城最南,良臣要去的地方却是在最北边,故而要兜一大圈,这一圈可是把良臣走得叫苦不迭。 城内没有什么“公共交通工具”,但有私人的,就是各大车马行派在城中的马车,和后世出租车一样,随叫随停。 高档点的则是轿子,这个要专门提前到轿行预约才行。

住在京城的有钱人家和当官的一般都会在轿行长期包租轿子,有些更是直接买了轿子,在家中专门养着轿夫。

良臣的钱都被胡广他们搜走了,不管是高档的还是低档的,他都坐不起,只能靠两条腿。

良臣的目的地是皇城最北边的宫门——北安门。 客印月是给皇长孙当奶妈,那么必然住在太子东宫清宁宫。 别说是太子东宫了,就是皇城,也不是良臣能进的。 他想找到客印月,只有一个途径,那就是去皇城中专门供太监宫女对外联络、进出的北安门找。

…….醉了,醉了,我先和客妈妈共度一宵,欲知后事,明天再说。